2019书坛盘点——事件篇

2020/01/08       来源:       责任编辑:秦江红       作者名称:;

一年结束了,我们为什么要盘点?古贤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我们达不到古贤的境界,但学习古贤是必须的。在信息爆炸的年代,我们似乎比以往更加容易遗忘。但过往的事情并不都是如烟飘散,嘉许什么,还存在哪些不足,都是我们应该检点的范围。“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汉戴圣《虽有嘉肴》)愿我们的盘点,能带你更好地观察2019年的书坛。


2019书坛盘点——事件篇

一、事件

总书记关怀文艺界

 文化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象征,文化在当下也越来越受到党和国家的重视。习总书记一年内三次对文艺界作出重要指示或发来贺信,充分表明了文艺在一个国家发展中的分量,这是全国广大文艺工作者的福音。

  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文艺界、社科界委员,对文艺发展作出重要指示。他强调,新时代呼唤杰出的文学家、艺术家、理论家,文艺创作、学术创新拥有无比广阔的空间,要坚定文化自信、把握时代脉搏、聆听时代声音,坚持与时代同步伐、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

  7月16日,纪念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成立7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发来贺信,向全国广大文艺工作者致以诚挚问候。习近平在贺信中指出,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大文艺工作者响应党的号召,积极投身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伟大实践,创作出一批又一批脍炙人口的优秀文艺作品,塑造了一批又一批经典艺术形象。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广大文艺工作者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推动我国文艺事业呈现出良好发展态势,文学、戏剧、电影、电视、音乐、舞蹈、美术、摄影、书法、曲艺、杂技、民间文艺、文艺评论等都取得了丰硕成果,弘扬了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实现国家富强、社会进步、人民幸福作出了十分重要的贡献。

  习近平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呼唤着杰出的文学家、艺术家。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是党和政府联系文艺界的桥梁和纽带,在团结引领文艺工作者、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事业方面肩负重要职责。希望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深入学习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认真履行团结引导、联络协调、服务管理、自律维权的职能,团结带领广大文艺工作者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努力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民族的优秀作品,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11月1日,纪念甲骨文发现12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举行,会上宣读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贺信。

  习近平在贺信中指出,殷墟甲骨文的重大发现在中华文明乃至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甲骨文是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成熟文字系统,是汉字的源头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根脉,值得倍加珍视、更好传承发展。

 习近平强调,新中国成立70年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以甲骨文为代表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发展,多部门多学科协同开展甲骨文研究和应用,培养了一批跨学科人才,经过几代人辛勤努力,甲骨文研究取得显著成就。新形势下,要确保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有人做、有传承。希望广大研究人员坚定文化自信,发扬老一辈学人的家国情怀和优良学风,深入研究甲骨文的历史思想和文化价值,促进文明交流互鉴,为推动中华文明发展和人类社会进步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源流与时代”论坛引关注

  4月10日,第三十五届兰亭书法节开幕,“源流·时代”(古代篇)之“尽得风流——王羲之的尺牍”与“荣擢百代——王羲之的谱系”两展正式开放;5月24日——26日,源流·时代——以王羲之为中心的历代法书与当前书法创作暨绍兴论坛在浙江绍兴举行。

  展览与论坛分别举行,可见主办者细腻缜密的初衷。引起书坛关注的是在论坛上的几场对话并持续在媒体上展开讨论。有参展作者在论坛上发问,书法背后的文化力量如何量化(如何体现)?现在看一些南社社员的作品不过尔尔,我们当代的书法家虽然文化不及他们,但是技术早已超过他们(大意如此)。又有主持人陈振濂先生抛出一个问题:用小楷抄写字典,是否有书卷气?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提问得到了参会众多书法家代表的肯定。有问题当然是有疑惑,有问题更需要认真思考,中国书协名誉主席张海曾撰文说当代书法尚技,这是切中肯綮之言。在崇尚技术的时代,在一切都希望能够量化来反映成果时,文化是一个虚无缥缈可有可无的朦胧幻境。当大家都理直气壮地骄傲于自己笔下的那一点可怜的所谓“技术”,并以此来标榜自己纯正的书法家身份时,我们不仅与文化渐行渐远,与历史若即若离,与社会隔膜孤立,而且不以自己的浅薄无知形象为耻,反而鄙夷读书修身的冥顽不灵,自大与狂妄的味道正在弥漫开来。与会专家白谦慎只好苦笑作答:再过五十年,看看是南社社员的作品卖得价格高,还是你们的高?学者张瑞田面对书卷气与无法卒读文字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时,也只能目瞪口呆于“脑残”的逻辑错位。他回答道:如果是一篇没有意义的文字,一定是没有意义的结果,与感染力风马牛不相及。


十二届国展的评选、展览

  在展览已成为当代书法最重要的展示方式时,国展毫无疑问地成为众多书法家和爱好者追逐竞技的舞台。万众瞩目,如履寒冰,是真实和客观的众生相。

  2019年8月11日—22日,全国第十二届书法篆刻展览在宝鸡完成初评、复评、终评,从52620件投稿作品中,评出入围作品1093件。自31日,入围作者抽查面试考核开始在宝鸡举行,最终1074件作品入展。其后十二届国展篆书篆刻刻字展、楷书隶书展和行书草书展分别在济南、长沙和宝鸡举行。

  十二届国展从征稿、评选到展览结束,社会上的反应众说纷纭。有人楼上高歌,就有人帘下低垂,如果展览得不到广泛关注,也许书法的生态就会发生改变。值得主办方深思的是,如何使展览改革得到更多层面书法家的欢迎和参与,如何将书法的可持续发展再向前推进一步,期待大家献计献策,以俟将来。


赵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2019年10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央宣传部纪检监察组纪律检查和山东省监委监察调查。

  赵长青自2005年12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2014年4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2015年12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2018年6月退休。学者李廷华撰文说“赵长青当书坛之政的这些年,也是中国书坛气氛最为热闹,活动最为频繁,表现最为广泛之年。比起历史上的任何时代,参与书法活动的人群都处于峰值,因为书法出名获利者,也远非历史上任何著名书法家可以想往”。

  书法进入21世纪以来出现了种种前无古人之怪相。如一年举办几十个全国性的展览,一个省级书协有几十位常务副主席、副主席,数位秘书长,一些人为了位置和占据位置之后的市场利益,文化的责任、文人的风骨、个人的修养变得无足轻重,在名的光环和利的诱惑之前,在数据积累起来的巨大“成功”之前,理性的思考与分析反而显得多余和迂腐。但是,请记住,如果不加以改变,“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名)只会是书法和书法家。

  无疑,赵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是2019年内最引入注目的事件之一,是否有多米诺骨牌效应,是否会清除出更多的腐败分子,大家翘首以待。还当代书法一个风清气正的良好生态,祛除浮躁,让书法回归本体,其实更是所有热爱书法的人的共同愿望。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上海老一辈书法篆刻家高式熊先生去世,享年98岁。高式熊先生的辞世,标志着1949年以前加入西泠印社的早期社员全部离世。高老大隐于市,既摩登又古典,其人生丰富而有趣,得享高寿,是对自己人生最好的回报。

  江苏淮安书法家戚庆隆先生去世,享年83岁。其作品30年前曾获第四届全国书法展一等奖。近年来,已很少受到关注,甚至很多年轻人不知其姓名。

  江苏南京书法家乐泉先生去世,享年69岁。乐泉早年即为谢稚柳、沙曼翁等前辈所推重,近年隐于翰墨,喜欢“心远地自偏”的生活。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书法家、太极拳家梅墨生先生去世,享年59岁。梅先生生前曾以书法评论名噪一时,并以养生专家形象示人,后社会职务渐多、社会活动繁忙,他的过早离世,让人唏嘘不已。

  安徽籍书画篆刻家程风子先生去世,享年57岁。程风子先生多才多艺,是较早一批的“北漂”,其形象阳光干净,其作品却霸悍野逸。以如此年纪撒手人寰,令人一声叹息。

  河南商丘书法家谢国启先生去世,享年55岁。谢先生是河南省书协副主席,是国展获奖专业户,正值人生和艺术的盛年,这样的离去总让人心有不甘,愿谢先生安息。

  著名哲学家、美学家、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刘纲纪先生逝世,享年87岁。刘先生是中国实践美学与中国美学史研究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他195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后一直在武汉大学工作,其著作《书法美学简论》引发当代书法美学大讨论。

  如果说高式熊、戚庆隆、刘纲纪的离世是正常的自然规律,那么几位正当英年书法家的辞世,便让人感到惋惜。时代在进步,时代也在飞速运转,我们都害怕被时代的车轮抛弃,脱离时代走进自我的封闭空间更是不切实际,如何适应时代是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艺术之路漫长,大家且行且珍重。


其他值得一提的话题

 首届“中国书法大厦杯”书法大奖赛是另一个引起热议的话题,该赛事因为巨额奖金(特等奖50万元)以现金的形式发放而引起了某些业内人士的反感,认为斯文扫地而金钱粗暴地凌驾于文化之上。当然也有人有不同看法,认为巨额奖金虽创下当前的纪录,只要合理合法,也无需诧异。大家所期待的是物质的奖励能够更好地促进艺术的提升。

  11月,万殊一相·狂草四人展在江苏南京开幕(作者为胡抗美、刘洪彪、张旭光、王厚祥),本来展览应该更多关注作品本身,然而当此次展览作者之一、中国书协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刘洪彪先生一番惊人之语道出后,立刻刷爆了微信朋友圈。“我们其实在很多方面都已超过了古人,只不过你们不好意思说而已……”,刘先生是性情中人,坦荡得很,草书也甚得飞扬之势,所以他还有“草书古无盛世说”直抒胸臆。我们不甚了解刘先生说这些话的具体语境,也不知道是否有断章取义之嫌,但像我们的作者所说,“既不可狂妄自大,也不可妄自菲薄”是我们应持的态度。

 (执笔:李金豹)



免责申明:

书法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0/500

验证码:

免责申明: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书法报网立场。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27-65380795
邮箱:shufabaonet@163.com
地址: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关山大道465号曙光广场一期三层311-A68Y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shufabao-net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中国书法第一融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