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云影共徘徊——华人德的书法之路

2017/10/26       来源:书法报       责任编辑:李依默       作者名称:于雷鸣;

天光云影共徘徊——华人德的书法之路

■于雷鸣

第二章 东台受业

四、“听蛙翁送穷图”

在东台工艺厂,还有一位老先生,对华人德影响甚大。这位老先生,就是厂里专门负责设计画稿的沈子丞。

沈老擅诗词,工书法,精画艺,厂里上上下下对他都十分尊敬。不管是否师从,晚辈几乎都称他为“先生”而不冠姓氏。因为华人德在厂里从事的工作是书写,老师是王能父,所以,习惯称沈子丞为“沈老”,而不称“先生”。

华人德回忆说,沈老设计的画稿,以人物、山水为主。能工能写,苍劲浑厚,无不精妙。一般不打底稿,随手画出,勾勒线条,面容造型,不因袭前人,仕女童叟,都憨态可掬,气息高古。傍晚常小酌,趁微醺挥毫。

华人德最喜爱沈老的花卉,因为都是趁兴而作,不名一家,最富笔墨情趣,百看不厌。他冬春画梅花,或老干丛生,千朵万蕊,或疏影横斜,一枝独秀;夏季写荷花,或亭亭净植,或摇曳生姿,水墨淋漓,令暑气全消;秋天常画菊花、雁来红,或傍疏篱,或旁有酒一甏(bèng),紫蟹三四,乳姜两枚,色彩斑斓悦目。

在华人德看来,沈老写字,更是笔下生风。他初学恽南田,继临《张黑女墓志》《荐季直表》,反复研习,结体扁密,运笔拙厚,深得其神韵,行草也是从中化出。沈老喜用小笔,先蘸水,再用纸稍稍吸干,然后笔端蘸浓墨,浓淡枯润相间,过渡自然。若写小字,是纯用中锋,写大字则卧笔或按到笔根疾扫。小笔因含水墨较少,枯湿浓淡过渡分明,节奏韵味表现丰富。若写大字,就必须把笔毫铺开,这样笔锋散开不能聚拢,线条就单薄,失却含蓄浑厚之美。而沈老能扬其所长,避其所短,与一般写字执著于中锋、笔管不能欹倒的成规不同,挥毫时指腕翻动,处处将散开的笔锋随着笔画的正中运行,奋疾发力,顿驻蓄势,如庖丁解牛,“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由沈老起稿的一幅《古寒山寺图》,获全国旅游工艺品优秀奖。其诗堂由费新我书写,内容是张继的《枫桥夜泊》。费老的行书,健笔纵横,倔犟古拙。沈老看了说道:“费老才是写字,而我则是画字。”

华人德说,沈老这话虽是自谦,但一个“画”字,极为贴切地道出了他的书法特点。沈老将画法融入书法,由于谙熟用笔理趣,又善用水墨,结字修短大小,随机应变,章法虚实调合,游刃有余,故其书法作品耐人寻味,不同凡俗。这些对华人德影响很大。

沈老常以诗入画,有画也必题诗,造语清隽,回味无穷。20世纪70年代中期,由数位青年随同,先游黄山,作纪游诗18首,并有写生稿。后又游泰山、洛阳、华山、西安、成都、重庆,经三峡至庐山,历时月余,时年逾古稀,尚壮游万里。

沈老暮年耳聋,喜清静,厌喧嚣,号“听蛙翁”,反其意而用之,讽刺那些造反派一天到晚吵闹、喊口号,像青蛙叫一样。他的画案上放一竹片,约三四寸见方,上刻:“听蛙翁卖画,每尺20元,不足尺以尺论,点品不应。”沈老有感于韩愈《送穷文》,作“听蛙翁送穷图”,画面上有一老叟,点了蜡烛,在读祭文。华人德很喜欢沈老的这幅自画像,特意请王能父先生刻在一片竹臂搁上。

1978年,华人德考上北大。临行前,沈老送给华人德一支钢笔和一本日记簿,作为勉励。华人德回赠沈老一个古陶罐,以为留念。送陶罐时,沈老正在作画,画的是月夜芦苇丛中一叶扁舟,舟中有仕女吹笛,笔墨意境极佳。见华人德喜欢,即题以“江上月凉吹紫竹”相赠,并跋数语:“人德兄即将离台,余亦不日南归,再见难期,作小画留念,之淳。”

1980年秋,沈子丞、夏承焘、许麟庐、徐邦达应文化部邀请,参加创作活动,住在颐和园藻鉴堂。华人德曾从北大骑车前去看望,并陪同沈老游览圆明园遗址。沈老那天用手帕包了一个很大的水蜜桃,说是文化部送给他们每人两个,他特意给华人德留了一个。

1982年,“首届全国大学生书法比赛获奖作品展览”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华人德和同学去看展览,遇到黄苗子。黄先生讲:“名气大的,作品不一定就好;真正有本事的,不一定广为人知,苏州有位沈子丞……”黄先生对沈老的书画艺术赞不绝口。华人德接着说:“沈老前年还被请到颐和园创作书画。”黄苗子笑着说:“那是我向文化部推荐的。有一次,我与朋友游苏州虎丘,山顶致爽阁有沈老对联:‘花逢微雨好,山爱夕阳时。’大家驻足观赏,并去寻访会晤沈老,他的艺术造诣确实很高。”

据华人德讲,沈老是夏衍的胞弟,1950年代曾任上海“中共一大纪念馆”副馆长,参与了该馆屋舍的修整与布展。1982年,苏州市工艺美术学会成立,沈老任理事。之后,他从汪道涵市长手中接过了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的聘书。数十年前编著的一些书陆续再版,不久又在上海、苏州、桐乡、香港、新加坡等地举办书画展,出版了《沈子丞书画集》,作品也广为书画刊物登载。一时荣誉交臻,名声日隆。晚年寓居苏州,华人德经常前去看望。

1996年6月5日,沈老因病去世,享年93岁。

华人德得讣闻即赶去吊唁,并敬献花篮。追悼会上,华人德作挽联一副:

东台曾蒙教泽,而今哲叟沦西界

南国长留丹青,当世画坛仰北辰


图1 1978年,华人德考上北大。临行前,沈子丞送给华人德一支钢笔和一本日记簿,作为勉励。华人德回赠沈老一个古陶罐,以为留念。送陶罐时,沈老正在作画,画的是月夜芦苇丛中一叶扁舟,舟中有仕女吹笛,笔墨意境极佳。见华人德喜欢,即题以“江上月凉吹紫竹”相赠,并跋数语:“人德兄即将离台,余亦不日南归,再见难期,作小画留念,之淳。”.png

图1 1978年,华人德考上北大。临行前,沈子丞送给华人德一支钢笔和一本日记簿,作为勉励。华人德回赠沈老一个古陶罐,以为留念。送陶罐时,沈老正在作画,画的是月夜芦苇丛中一叶扁舟,舟中有仕女吹笛,笔墨意境极佳。见华人德喜欢,即题以“江上月凉吹紫竹”相赠,并跋数语:“人德兄即将离台,余亦不日南归,再见难期,作小画留念,之淳。”

图2 1990年冬,华人德与沈子丞先生摄于苏州南园宾馆。.png

图2 1990年冬,华人德与沈子丞先生摄于苏州南园宾馆。

免责申明:

书法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0/500

验证码:

免责申明: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书法报网立场。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27-65380795
书法报互联网(湖北)股份有限公司          网站简介
地址: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关山大道465号曙光广场一期三层311-A68Y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shufabao-net
邮箱:shufabaonet@163.com
中国书法第一融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