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合天理 身争古人——金伯兴大字书法之境界

2019/10/16       来源:       责任编辑:秦江红       作者名称:;

事合天理     身争古人

——金伯兴大字书法之境界

文/ 孙必高

TIM图片20191016144104.png

汉字因实用而生,将汉字写得规范易识,是其功用所为,将字写美写好看,是社会大众共同的审美需求,而将字写得不仅美而且有味,是书法家的追求和一种高境界。其实将字写成一种符合大众审美需求的面貌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如要既合乎法度又具有很高审美意味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金伯兴先生习书有年,当初为了将字写得好看可谓是下了不少功夫,从其早期的钢笔和毛笔字中可以明显地看出,但并未进入书法的境地。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广泛临习古代名家法帖后方有改观,尤其是从事专业书法工作后,对书法的理解认识更加深入,书风也随之发生重大变化。这从他1998年出版的第一本《金伯兴书法作品集》中可以看到。强烈的主体意识促使其进行了多方的探索与尝试,并呈现出风貌的多面性。其中有一些作品彰显出了其独特的个性化特点和意趣。复经多年的沉寂和杂糅,率真活泼,古拙厚重,意趣多姿的鲜明书风显现而出。喜者为之鼓舞,恶者痛心疾首。其实对于金先生的书法,以我之浅见,并不是所有的作品我都喜欢,因为我以为一切艺术都是有度的,过犹不及,而书法是有法的,法度是保证书法圣地的一个重要壁垒和基石。但金先生常有破法之举。这无论是在笔法系统还是在章法结字安排上常常打破常规。依其言不破不立,我写我心!故常有失度之作、意外之举。正因为如此,他的某些书法精品却又精彩万分,令人惊叹不已。如其大字作品,总给人有许多不一样的感受。甚至有人说金先生的字越大越好越精彩。如其2015年12月在湖北美术馆举办的“我写我心——金伯兴书法艺术第三回展”中近距离所见的几幅巨幛大字作品确实是各具特色,精彩纷呈。

如《德乃福根》一作,长480cm,宽115cm,单字约一米见方,落笔大胆随性,气势恢宏博大。没一丝松垮拖沓呆滞之病,也无丝毫忸怩做作之态,四字之间相互照应,一气呵成,意态生动。远观如四僧相语,顾盼有姿。结字以颜字之宽厚融隶之开张、魏碑之中实,沉着稳重,奇崛雄劲。近视之,墨气袭来,用笔轻松,线质丰富,笔情墨趣,深可玩味。置之于庞大的展厅中,气势宏大,震撼人心,引来无数观众的合影留念。

习书之人,自然知道大字书之不易。其难点在于字字展露于众目睽睽之下,笔笔都显现在人们视野之中,一招一式都让人一览无余而无可矫饰,若掌控不好,常常会出现结构上的松垮板滞,用笔上的粗野失控,线质上的不紧结拖沓,更不谈其精神气格和味道了。观金先生的大字书,即使是书少数字,其所采用的仍然是传统式的一点一笔一画的书写方式,并没有借用西方现当代形式构成等图示化美术性的书写法,也未采用日本式的少字墨象化手法。而是强调字法元素的自然流露,用纯粹笔墨语言来表达文意的内涵和韵律,让心绪与笔墨浑然一体地释放内心的激情,在点画的起承转折中将大字书法的力量美和文化精神充分地表现出来,具有强烈的视觉效果而不失时代气息。如“中国龙”一作。笔笔交代的清清楚楚,线质圆厚有力,点如高山坠石,三字有聚有散,虚实皆随自然。“中国”稳住,一“龙”摆尾,意欲腾飞。

大字书,又名榜书,古曰“署书”。明代费灜《大书长语》曰:“秦废古文,书存八体,其曰署书者,以大字题署宫殿匾额也。汉高帝未央宫前殿成,命萧何题额……此署书之始也。”金伯兴先生亦擅题署,常有精彩之作。从其出版的《金伯兴题字作品集》中可见一二。如庄严厚重的“地藏宝殿”,老僧参禅式的“初元堂”,奇崛生姿的“怡兰居”,浑园苍朴的“五龙宫”等等。因以应用性的可识可读可刻为主,多平和厚实,少飞扬张狂之作,但亦浑然有趣,令人玩味不已。

对联也是大字书法的一种十分令人喜爱的艺术形式。古时多悬挂于楼堂宅殿的楹柱之上,又名楹联。如今,每当我们步入庙宇,常可见一些金碧辉煌的对联,为高高的殿堂增添了一丝佛土的庄严神秘,其蕴含佛理的内容与书法相映,可让无数礼佛者在获得心灵上的皈依时也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曾见金先生为黄石东方山寺创作的一幅对联,宽厚圆润,用笔洗练,在平和之中寓巧妙,和颜悦色,有一种劝人向善的亲近感。而《悟得忍修》联,厚实稳重,含蓄内敛,如参禅老僧瞑目入定,宠辱不惊,有一种大智若愚的感觉。

如果说,书写佛教殿堂庙宇的楹联,因受环境题材和实用的需要,书家的性情尚不能充分发挥出来的话,其参加全国第六届兰亭奖获铜奖的四言八尺大对联,便将我们的视线彻底给震颤了。

观此联,如果要问我这是哪门哪派的话,我还真说不上,但我能给的答案却是“胆大”!如此之作,以八十高龄竟敢同青年人一起拼搏投稿于全国第六届兰亭奖,并且还获奖了。这难道是评委眼拙或顾及其年高吗?后据该奖资深评委,以经典传统米字书风见长的曹宝麟先生爆料方明白并非如此:“我在总结时还提到金伯兴。他以八十参赛,勇气可嘉,但毛病是略显粗糙使狠,文雅荒率之气与谢无量比尚有间。得银奖是恰如其分的……”。不愧为“神探”,真乃明眼之人。既肯定其成绩,也理性地指出其不足。与此同时,在2018年的一次专业书法讲座中,也是该届兰亭奖评委的戴文先生以此作为讲课图片案例,用“精彩”二字予以了高度评价和肯定,可见不是意外。其实所谓胆大者有二:一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乃胆大也;二是艺高胆大。毫无疑问,金先生属于后者。我曾在展厅现场见过此联,围观的人很多,由于字大,现场近观此作较之缩小后的图片要精彩得很多。那气魄、那气势、那张力,只有现场原作才能真正感受得到。每一个点画都是鲜活的生命,每根线都有钢铁般的力量,每个字都是一个神态各异的人物,却又一气以贯之,纵横捭阖,粗头乱服,不拘小节也不拘一格,处处显示出金氏书风的真功夫、真性情,将书法的写意性展现无遗。从中我们既可以看得见古人的背影,却又是金氏破而后立的个人风格,体现了他师古而不泥于古,有法而不囿于法的精神和智慧。

复观此作,起笔之“事”字的字势很平稳,但燥润相间,却分明有一种情绪一种力量已潜入其中,“合”者已藏不住内心的躁动,略有欹侧之势,至“天”则摇曳生姿,活泼可爱,特别是其翻笔捺,一波三折,率性而出,迅疾得势,具有很高的技术含量,并成为字眼令整幅作品熠熠生辉,饱满的激情也由此迸发。而“理”者复归平正。下联起首一“身”字神情木讷,打破了前面顺乎自然的节奏,虚实之间,用笔狠、猛,与上联之“天”成鲜明的对比。但似乎有点用力过大,用笔过硬,字也偏大,似为不谐。生、硬、险!败笔?而英雄就是身临险峻而能力挽狂澜,一位高超的艺术家就是要善于制造矛盾而解决矛盾。没有意外,没有冲突,没有矛盾,哪有惊心动魄的起伏和感染力!人力书写有别于机械书写的关键是有那许多不可控的意外和心绪的律动,艺术之美也由此生发。随后的“争古人”以明显的曲直线、字的大小、收放、顾盼,以及最后“人”字的枯笔长捺有意夸张,承上启下,表达了敢于担当的气魄,使之上下联协调和谐,完成了这种由熟而生,由生而熟的起承转合四步曲,真乃余音袅袅而气象万千!

如果说《事合身争》联用笔更恣意霸气的话,而《慧眼妙笔》则显得更随意轻松了。此联整体气息内敛平和,线质也更棉厚含蓄,字之间没有大的聚散开合变化,但上下贯通一派生机于自然书写的状态之中,和而不犯,巧于姿态的腾挪呼应和神态的顾盼,视觉上看似平淡无奇,但内在真气弥漫,大有“一画之间,变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之感。每字都经得起推敲,每笔都耐人寻味。没有太多的着意,而是随机生发,兴到而书,兴尽辄止,真乃“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没有炫目的举止,有意无意之间,随意挥写,藏天真烂漫于法度之中,蕴藉玄妙,而无意于佳乃佳,是吾所喜。而金先生见此言是否也会笑我“于无佛处称尊也”。

“精彩人生磨砺出,风流笔墨自然来”一联是他十分喜欢书写的内容,曾见有多幅,想是这文意暗合其心,故每次书写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人生苦短,要想活出精彩来,不经过磨砺,不经过风雨哪得见彩虹。书乃小技,却合大道。书法入门简单,但要写好写出风格写出境界来是何其难也。观此上联,有一种尽情挥洒,却又有点艰涩的感觉。“精彩人生”落笔含蓄畅达,用笔果敢大方,但“磨砺”之难则以方整出之,坦然面对,稳如泰山,与“人生”形成鲜明对比。经过上联的铺垫和情绪调动,下联似有苦尽甘来神清气爽的感觉,写得也非常轻松自然和顺畅。此时已不计得失,也没有太多的着意和束缚,只有笔意和书意的契合,并在这轻重缓急收放自如的状态中,将其书艺推向了随机生发,艺文相合,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境界。这正如清王澍在其《论书剩语》中所言:“凡作榜书,不须预结构长短阔狭,随其字体为之,则参差错落,通体自成。结构一排比令整齐,便是俗格”。然也!

(2018年12月8日于风过楼)

20191016_143919_005.jpg


作品欣赏


免责申明:

书法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0/500

验证码:

免责申明: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书法报网立场。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27-65380795
邮箱:shufabaonet@163.com
地址: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关山大道465号曙光广场一期三层311-A68Y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shufabao-net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中国书法第一融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