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维桢楷书《周上卿墓志铭》的临习

2017/08/16       来源:书法报       责任编辑:李依默       作者名称:曲庆伟;

杨维桢楷书《周上卿墓志铭》的临习

■曲庆伟

元代的书法家往往都是集诗书画于一身的文人,笔下平添许多风情雅致。像赵孟頫、王冕、倪瓒等皆蜚声艺林,其中的杨维桢以其独特的诗书风格,越来越受到后人的关注。杨维桢传世的书法作品,以行草书体为主,多是自书诗札、文稿、题跋之类。《周上卿墓志铭》(图1)为其楷书代表作,故弥足珍贵。

图1 杨维桢楷书《周上卿墓志铭》(局部).png

图1 杨维桢楷书《周上卿墓志铭》(局部)

要想探求杨维桢的楷书风格,我们不得不从他的家学和人生际遇说起。杨维桢元成宗元贞二年(1296年)出生于浙江诸暨枫桥的仕宦家庭。幼年的杨维桢,聪明好学,被其父寄以厚望。其父将他关在村旁的铁崖山的万卷楼5年。杨维桢果然不辱父命,在万卷楼中专心苦学,熟读儒家经典,打下了坚实的学业基础。因正赶上动乱多变的时代,杨维桢在官场上处处碰壁。仕途的失意,生活的困顿,使杨维桢彻底醒悟,不再幻想,寄情诗书,吟风弄月,放浪形骸。其诗文书法也越能表现出强烈的叛逆性。

楷书《周上卿墓志铭》与杨维桢的行草书可谓是相辅相成。元代书家或多或少都受到了赵孟頫的影响,杨维桢的书法也不例外,赵孟頫书法追慕二王,强调复古,楷、行、草皆擅。杨维桢基本也在这个取法范围之内,只不过是改赵的圆熟为方峻猛厉,改赵的温润为冷俏,是反其意而为之,故能卓然独立。因为是为人写墓志铭,杨维桢用了精到的小楷,表达了对周上卿的一种追思与敬重。这篇撰书的小楷,可谓书写态度严谨,每个字都写在扁方的格子里,却没有被格子所囿,依然收放有度,活气十足。因为日常书写行草较多,故杨氏作楷书依然有行书的韵律感,笔势鱼贯连环,娴熟自然,甚至有些字笔画之间拉出了细细的牵丝。似乎可以看见笔锋在纸上有节奏的跳跃,让人感受到一种内在的生命律动。

图2.png

图3.png

现在,大家都推崇“取法乎上”,小楷取法都指向了钟繇和二王小楷,但真正写出味道者不多。杨式小楷,取法明显是欧阳询父子,似得力于小欧更多。如“魏、国、家、及、见”(图2)等字,笔法结字皆不脱欧法。可贵的是,他并没有受到欧法的束缚,活学活用。如,欧书代表性的竖弯钩,“也、先、晚”(图3)等字的末笔钩,顺势挑出,出于隶,本自欧,自然率性。另一方面,他的楷书,还融入了章草的用笔成分。例子很多,如“不”字的反捺出锋上扬,“聪”字“匆”部的中点作“捺”出锋,甚至“草字头、竹字头”的末笔都出锋了。一般人的做法,都用收,而杨氏却翻挑,用上章草的波势,异乎常理,却有了趣味,同时也增加了几分古意。欧书的底蕴,行草的节奏,八分的融合,形成了杨维桢小楷独有的美学价值。

学书法的历程,也是追寻美的过程。得见奇书手自抄,遇到佳书便常临,临帖的冲动自然就生发出来了。临好杨维桢的这件小楷自然不是容易的事,更何况自己虽写楷书,但小楷毕竟写得不多。我的临作(图4)是在几年前完成的。用的是粉彩洒金笺纸,也画上了扁方的格子。章法完全没有改动,大小基本一致。大概是自己有过临欧习草的经历,便平添了“拿下”这个难题的勇气。可能是读帖许久的原因,临写过程还算顺利,完成后也算满意。可现在细审自己的临作,暴露出来的毛病还是不少。亦步亦趋地临写,便少了原作的从容与神气。格子也会带来笔画伸展的窘迫。一些酷似章草的波挑也没有原作放逸。

我们学习古人之书,笔法、结构、章法还都是技术层面上的问题,难得的是古人书法中的气质与神采。所以,学书又何尝不是丰富生命旅程的清新剂?以诗人气质立足的杨维桢,书法中的奔放与倔强、刚直与狂野,无一不是一种诗意的表达。这些还需要我们在诗书的浸泡中进一步地寻找与提升。临帖不是机械地照搬古人,而应该有自己主观意识的参与。我们应在杨维桢的这件作品里解读出一种规律和创作理念,对今后的创作有所启发。

图4 曲庆伟临《周上卿墓志铭》手卷.png

图4 曲庆伟临《周上卿墓志铭》手卷




海选投稿二维码3.jpg


免责申明:

书法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0/500

验证码:

免责申明: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书法报网立场。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27-65380795
邮箱:shufabaonet@163.com
地址: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关山大道465号曙光广场一期三层311-A68Y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shufabao-net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中国书法第一融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