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钵无千古 丘山只一毛

2017/11/21       来源:书法报       责任编辑:李依默       作者名称:徐中美;

衣钵无千古 丘山只一毛

——朱笑鸿联墨赏析

■徐中美

朱笑鸿(1900—1991),原名朱荣燕,浙江台州黄岩人,未逾弱冠之年即在蒙学授课,黄岩县立中学早期国文教员,橘乡名儒。精通中医,擅长书法,曾任黄岩国医公会会长和针灸专科学校教席。先生守经居道,自幼临池,毕生研习书法,尤擅隶书,墨宝多题刻于名胜古迹。其子朱锡来曾担任《青年日报》编辑,后执教黄岩师范,于书法、文史方面造诣亦深,长孙朱幼棣曾是新华社著名记者,并担任过国务院研究室司长等职,出版有书法专论《书风法雨》等多部著作。朱氏祖孙三人热衷于书道,“谦谦君子,有名士风”,惜今皆已作古。

1929年,清末榜眼喻长霖等黄岩地方名流,曾于九峰桃花潭镜心亭四根石柱上题刻八副楹联。此中即有朱笑鸿与其表哥柯璜(晚清举人,著名书画家,曾任北京故宫博物院古物陈列所主任等)作品,朱题写的隶书联为:“好将击水三千意,来问缨濯一点心。”该亭勒石楹联行、楷、草、隶、篆诸体皆备,联语亦超然脱俗,“桃潭夜月”后来成为九峰十二景之一,并载入《中国名胜词典》。当时,笑鸿先生未满30岁,在包括多位耆宿在内的八位书家中年纪最轻。20世纪50年代,九峰公园复建石牌坊,其匾额“九峰公园”及隶书联“橘乡峰生九子抱谷,山麓泉映古木参天”,也是先生手迹。其87岁高龄时,书作尚被浙江省书协选送日本展出。

“参时且柏树,悟后岂桃花”(如图),此联出于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所作五律《和李天麟二首》其二,原诗摘句为:“句法天难秘,工夫子但加。参时且柏树,悟罢(联语改为“后”)岂桃花?”该诗作于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年),另一首中尚有“学诗须透脱,信手自孤高。衣钵无千古,丘山只一毛”句,此两首诗作本意在于表述诗人的新诗学思想。杨万里诗中提及的两个意象,源于两则禅宗公案。一为“赵州柏树”:据《景德传灯录》:“(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从谂禅师)曰:‘庭前柏树子。’曰:‘和尚莫将境示人。’师曰:‘我不将境示人。’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二是“桃花悟道”:据《神仙传》记载,志勤禅师春日在沩山见桃花绽开新蕾,乃悟万事万物都有其自然之性,应该顺其自然。综上,联句实乃承前而来,“诚斋先生”当是告诫作诗之人:虽然字法和句法是一种客观存在,但应该活参,否则便不免拘泥表象、死于句下。进一步而言,从谂、志勤两位禅师之前则是以象开示,说明禅宗并非用实象和文字来教导众生觉悟,而是靠参禅者立足当下、结合眼前、顿悟自性,学会珍惜机缘、见微知著,以自身的修行去证道参悟。这实际也昭然揭示了禅宗修持理论的一个重要命题,即开悟见道,并非修行之极致,尚须“善自护持”的后继功夫。

至于书道,笑鸿先生认为:“学书需广泛涉猎,取之高法,才有可能在气度、力度及书境上接近前贤。”无论是二王,北魏《泰山羊祉开复石门铭》,还是欧阳询《季鹰帖》、颜真卿《草篆帖》,抑或怀素和黄庭坚的草书名作,他都反复临写。先生生前还爱好古砖、古瓦,乐于亲手拓片以佐学书之用。风朝雨暮,他终于出碑入帖,形成了浑厚凝重而又潇洒飘逸的书风,书名时为地方所重。据传,在中华老字号——黄岩著名的中药行“沈宝山”,有药店伙计看见顾客递上朱老开具的处方,便给予免费抓药的礼遇。

此联笔意凝练、结体宽博,字里行间浸透着古朴遒劲、酣畅淋漓的雅味清趣。上款为“庚申秋录杨万里诗句”,下联在题识文末署“笑鸿”名款,钤白文“朱笑鸿”印。庚申年为1980年,据此联收藏者章容明称,时值章楷(现为中国美术学院国艺城市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出生,此为朱笑鸿先生当日向章父、著名剧作家章甫秋先生登门贺喜之物。

朱笑鸿书迹.png

朱笑鸿书迹




1 (2).png


免责申明:

书法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0/500

验证码:

免责申明: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书法报网立场。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27-65380795
邮箱:shufabaonet@163.com
地址: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关山大道465号曙光广场一期三层311-A68Y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shufabao-net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中国书法第一融媒体平台